在罗马遭遇信任危机

字号+作者:铁路小可爱 来源:[db:出处] 2019-09-12 13:54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入了夜的罗马有一种不一样的光华。被磨得发亮的石板路终于吸收了一整天躁郁的暑气,衬着淡紫色的天空,一点一点暗了下来;车轮驶过被压得凹凸不平的石板路面'...

入了夜的罗马有一种不一样的光华。被磨得发亮的石板路终于吸收了一整天躁郁的暑气,衬着淡紫色的天空,一点一点暗了下来;车轮驶过被压得凹凸不平的石板路面,发出咯咯哒哒的响声,车里的人配合着起伏的路面左右晃动。此时,教堂的尖顶、俊朗的塑像、鸽子的翅膀、散乱的人群,统统只拥有剪影。入了夜的罗马城,有一种久经时间淘洗过的,古旧的美感。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初听这句话时,我理解为罗马城的恢弘、建筑的密集和繁复。

来到这里,走在不同形制、风格、年代的废墟和遗址旁才明白,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是很多个百年和好几个千年的人们共同构筑的文化遗产的合集。就连“罗马人”的含义都在不断改变,更何况罗马城的修建呢?

十一只猫睡在废墟隔壁,那些任它们随意仰躺、跳跃、蹭痒、打磨爪子的大理石,可能也有上百年了吧?在罗马,时间很渺小,沙尘很盛大,游客的存在很荒谬。短似百年,长如一生,你说不清天地悠悠和历史无涯,而罗马,也绝不是一天建成的。

千百年的太阳,把罗马的大理石都晒烫了。我来、我走,我只是一个停顿,站在这里,我只是一句声音小小的、细细的惊叹。

圆形竞技场里展出了一些古罗马人留下的果核和棋盘。它们因为遗漏在了下水道里,而被完整地保存了下来。也许当时人潮涌挤,一枚果子被挤落,主人刚在为此而懊恼生气,又瞬间被精彩的场面吸引走了目光;又或许是某盘不那么公平的棋局,争执之下有人索性掀翻了棋盘,又将果核作为投掷的武器……总之,站在展柜前,我与古罗马城、古罗马人忽然建立了一种奇妙的连接。

那扇玻璃那么薄,薄得不足以阻挡年轮、风沙、胡须、发丝、嗓音、饮食习惯和瞳孔的颜色;那扇玻璃又那么厚,我和它分明隔着锈迹、血色、诡计、权谋和争夺。

夜深了,广场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和游客一样多的,是形形色色的生意人:有兜售纪念品的,变魔术玩杂耍的,也有用名字串项链的,三分钟画素描、现场喷绘作画的,还有打扮成卓别林、阿拉丁、大熊猫的,以及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在人群里四处穿梭的……然而他们或许只能成为游记里用来罗列的句子,或者是游客手机里一些新奇散乱的镜头,又或者渐渐成为一滩笼统而模糊的记忆……

正在我们满心好奇的在众多摊位前流连时,一个穿着海蓝色篮球服的高大黑人男人径直向我走来。

隔着远远的,也能看出他腿上有疾,一脚踩在平路上,一脚踩在洼地里,手心里还环着一个孩子,一个尚不谙世事的,用嘴咬着手里的旅游纪念品的孩子。他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我走来,胳膊上挂满的手链随步伐胡乱地晃动。

还没走到跟前,他先递上来一个讨好的笑容。“你从哪来?”

我不出声。

“韩国?”我还是没有说话。

他有些尴尬,显出困窘的神色。回应一句吧,就说两句话,也不至于被骗。

我在心里打鼓。

“我是中国人。”我努力挤出礼貌的笑容。

“哦,太棒了。”他一边说,一边朝我伸出了一个拳头,另一个手里依然拽着自己黑黑小小、瘦巴巴的孩子。

他想要和我碰一下拳。

粗大的手指,像炸鱼薯条里那些切得宽宽的、方方正正的薯条。因为拳了起来,力量从关节和指缝中挤了出来。手指很黑,指缝却是咖啡色的,亮亮的看起来有汗渍。我在心里和自己的拳头比了一下大小,觉得自己的像混进滚圆粗木里的一枚细细小小的,被用过的牙签。

于是偷偷哆嗦了一下。

我不敢质疑太久,因为显得很不礼貌,于是还是和他对了一下拳。

他露出感激的神色,有些激动,于是马上摘下一个手链,要递给我。我的脑海里迅速闪过很多旅游网站上大写加粗的字体:“免费手链”、“陷阱”、“骗局”、“吉普赛流浪者”、“黑人”,于是赶忙摆手。

“礼物”“只是礼物,给你。”

我继续拒绝,动作夸张得像在大海上打着旗语。

他没有再说话,手僵在了空中,看得出有一些错愕。

但是又很快失落地转身,颠簸着尾随着着新的游客,艰难地走了。

从始至终,他的孩子都没有看我,他的目光不断被新的路人和声音吸引着,不曾停下来。但他一定不知道,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我的心情曾像坐过山车。

在纳沃纳广场,我突然没有了游玩的心情。黑人男人走了以后,我一直犹豫是否要追上去,把我包上的徽章摘下来送给他,以弥补一点点自己刚刚的无礼和歉意。但是我又分明知道,他并不需要我的这枚徽章,他需要的是足以支撑得起他,有尊严地活着的钱。

1.自助互联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自助互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自助互联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自助互联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自助互联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