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堂还是街头?

字号+作者:铁路小可爱 来源:[db:出处] 2019-09-12 13:55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出租诗人,写你所想。”没想到,就连泰特美术馆附近的街道,都弥漫着不可救药的浪漫气息。两位绅士惬意地坐在路边,面前支起一架复古打字机,正在有偿写诗。'...

“出租诗人,写你所想。”没想到,就连泰特美术馆附近的街道,都弥漫着不可救药的浪漫气息。两位绅士惬意地坐在路边,面前支起一架复古打字机,正在有偿写诗。尽管生意十分寂寥,他们倒也不以为意,正悠哉地晒着太阳,颇有些与秋天同声共气的潇洒。与其说他们是文字工作者,倒不如说是行为艺术家呢!

泰特美术馆是一座位于泰晤士河畔的现代艺术品殿堂,隔着老远就能望见恢弘的建筑主体。哎?等等,怎么还有一幢烟囱呢?原来,泰特美术馆原址本是一座发电厂的旧厂房,它曾一度面临被拆除命运。

直到1994年成了新艺术中心的选址,才迎来了新生。

在泰特美术馆参观给人留下了一种奇异的感觉。高而空的天花板,灰而白的墙壁,有一种古怪的工业特质。配合着从窗户透射进来的、随云雾开合不断变幻的光线,让这处场所显得空阔、寂寥、还有些与世俗生活格格不入的落寞。展品呢?也是每一处都独一无二的存在着,鉴赏家们可能会说:“这些展品表现出现代心理焦虑、人类迷失、后现代时空下的文明危机”云云。我倒只觉得奢侈,有这样两栋大楼可以随意参观,肆意闲坐,观察观察行人,眺望眺望泰晤士河,实在太幸福了。

泰特美术馆里展出的主要是20世纪以来的作品,连同展馆本身,都极富时代意义,与南岸充满创意的现代气质非常吻合。最令我喜欢的,是美术馆里的一面墙,绵软的毛绒面料包住了整块墙壁,人们可以随意用手在上面写写画画。毛向不同方向倾倒,就构成了各种各样的图案。很多人留下了很多团案,它们有的互相重叠,有的令人十分费解,也有点现代艺术的意思。清理起来也很简单,只要把毛重新向同一方向推就可以了。参观者也成了创作者,美术馆不再是被射灯灯光和禁止线圈定的一小块区域,人人都有权利参与其中,这种自由很迷人。

走在东欧街头,总让我想起泰特美术馆的这面墙。在东欧,人们更是把广阔天地都拓展成了画布,不管是整面楼板还是指示路牌,哪怕是楼梯转角,都能“依势就形”、“借题发挥”、尽情施展。这些涂鸦总是让我看不够,那些色彩碰撞出的新意,线条勾勒出的孤独,以及想象力驰骋出的浪漫,让人着迷。柏林只有一段脱胎于柏林墙的东边画廊,但是在萨格勒布、贝尔格莱德、索菲亚、斯科普里,在东欧很多毫不起的街道,都有令人惊叹的涂鸦。

有主题、有情绪、有艺术形式、也有内在思考。走在路上,俯仰高低,转角总有惊喜。让人总忍不住围着一栋楼转个圈,再找找看。

我最喜欢的一幅是在基辅看到的,画面里,一双大手正小心翼翼地捧着一株幼苗,珍贵得仿佛手捧着整个世界。我在前往大饥荒纪念碑的路上,无意中遇到它的。然而这处不存在于任何旅行攻略上的“景点”,却给了我极大的震撼。走出战争和饥荒的阴影,人们全心全意地呵护着易碎的和平。此情此景,真的很让人动容。

能走进展馆的作品固然珍贵,但那些亲和的、野蛮生长的艺术,也同样拥有巨大的力量。

1.自助互联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自助互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自助互联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自助互联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自助互联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