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旅途中萍水相逢的人(一)

字号+作者:铁路小可爱 来源: 2020-03-25 20:23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先说黄山那次吧。青旅对过的小店,街上到处是类似风格。记得青旅是在黄山脚下的一个古镇子上。古香古色。二楼阳台可以看到远处青山,若隐若现。黄山真是一'...

先说黄山那次吧。

青旅对过的小店,街上到处是类似风格。

记得青旅是在黄山脚下的一个古镇子上。古香古色。二楼阳台可以看到远处青山,若隐若现。黄山真是一个国际性大景点。我住的房间四张铺位,分别住着四个国家的人。一个美国人一个法国人一个日本人,还有我这个中国人。

国际化程度在我住过的中国青旅里见所未见。我们四个年轻人并没有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有说不完的见闻。大多时候是尴尬的微笑打招呼。这微笑真是国际通用能治百病的万能钥匙。美国和法国哥们中文只会你好再见吃了吗。我的英语也就比他们多一点,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之类的。日本小伙子最难,中文不会,英语又说的像日语。想交流的我们“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最后只能“望洋兴叹”。

青旅一楼的公共空间,我与日本小哥第一次见面。

这其中我和日本小伙子交流更多一些。同样的黄皮肤黑头发让我更亲近一些。总之我竟然很有耐心的听他用日语发音的英语讲话,他也不嫌弃我用拼音发音的英语。我俩半斤八两。反正旅途中有的是时间,反正旅行图的就是新鲜。

我至今记得他说他是在日本做医药代表工作,我理解就是类似国内医疗器械销售代表一类。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反差很大。外表看起来斯斯文文,带着黑框眼镜,说话慢条斯理,有着日本人特有的礼貌。

我一直以为他是大学生呢。这与我印象中国内说话滔滔不绝自来熟的销售从业者相差太大。莫非日本的销售从业者都是这样?这让我无来由的替他的工作业绩担心,这样子能卖出货品吗?也许他业绩不好所以才出来旅行散心的?这样想就合理多了。我自己瞎想着。

后来我俩又和同客栈一位高学历的小姐姐(这个小姐姐后面细说,也有些故事)一起在镇子上闲逛。记忆里就剩下我们三个站在一座人来人往的桥边向前方望着风景,彼此聊了些什么,挺开心的笑着。

记忆真是奇怪,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独独留下这些画面。也不知道它留下的依据是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这个小伙子过得怎么样。是不是在看到当年照片的时候偶尔也会记得我。

我在青旅的床位

日本小伙子就记得这么多了。另外两位西方兄弟已经记不清长啥样了。

反正我眼里西方人都长得差不多,高鼻大眼。唯一记得就是他俩都很高,比我和日本小哥高一头。我们同处一室,一夜相安无事,清晨起来就此别过。

有一天我独自坐公交去休宁县齐云山那边玩漂流。当天车上游客很少,我周围都是当地人,都操着一口当地方言在聊天。我听不懂,感觉自己在国外似的。车走走停停,每个站点都有人上下。窗户外边绿树成荫,微风不燥。我随意的看着。

有一站车停下门打开后上来一个外国人。

我一看这不我那个法国室友嘛。就冲他笑笑讲了个嗨喽。他也认出我了,笑着回应。售票员也是本地人,大概正发愁不知道怎么招呼他呢。一看我俩认识,就让他坐我旁边了。他穿过好几个人走过来。我俩挤在一个窄小的两人座位上。用英语聊着。在祖国大地上,周围都是同胞。我却对一个蓝眼睛外国人感到亲切,这感觉十分诡异。

我问他去哪里,他说的我大概听清了,是一个很有名的景点。我现在竟然想不起来名字了。当他回问我时,我居然不知道怎么说。

那种词汇的贫乏所带来的窘迫现在都记忆犹新。我想告诉他我去漂流。当时脑子里只有船和河流这两个单词,怎么也组不成个句子。最后连说带比划,他点头了。不知是真懂假懂。我那个尴尬啊脸都红了。幸好那时候我到站该下车了。于是真的是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1.自助互联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自助互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自助互联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自助互联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自助互联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