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十年之约——最后的卓尔山

字号+作者:铁路小可爱 来源: 2020-03-25 21:50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西北大环线的最后一站,来到了卓尔山。 卓尔山位于青海省祁连县八宝镇,应该是属于祁连山的一部分,而祁连山原指河西走廊南部山地最北的一支山岭,后泛指甘肃'...

西北大环线的最后一站,来到了卓尔山。 卓尔山位于青海省祁连县八宝镇,应该是属于祁连山的一部分,而祁连山原指河西走廊南部山地最北的一支山岭,后泛指甘肃、青海之间一系列在地质或地貌上相联系的一系列山脉(以上内容参考百度百科)。我向来分不清这些名山大川,对于祁连山的认识也是来自于历史书中的霍去病。史书记载,西汉初年,霍去病西征并征服匈奴,匈奴人哀嚎“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可见此地在军事战略上的重要性以及它对于当地百姓的休养生息的不可替代性。

一早从宾馆出发,天公也不太作美,甚至早上还淅淅沥沥地小了点小雨,我一路上也比较郁闷。说实在话,我的老家在陕西南部的小城,虽然没有什么名山大川,但是从小到大,山见过不少,也爬过不少,高耸险峻的,连绵起伏的,陡峭锋利的,温和柔美的,所以对于今天的行程,我其实兴趣不太大,但是我心中也存在这一丝期待,这被称为“东方小瑞士”的卓尔山,是否真的有它独特的迷人之处也说不定,毕竟这雪域高原上带给我的震撼着实太多了!

这就是卓尔山被称作“东方小瑞士”的一景,从这里看其实很普通

沿着栈道往山顶爬去,视野是越来越开阔了,虽然天空依然阴霾,但是越往上走,越感觉天地之开阔!最远处的山峰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那山峰与天相接的地方似乎被人悄悄地扯开了一条缝,阳光眼看着就要从那缝隙里挣脱出来了,一会儿又被厚厚的云层遮盖住了,似乎是被人为地又重新拉起了厚厚的帷帐。

头顶的天空不如远处的明亮,甚至还有乌云在头顶聚集,有的地方云层厚,有的地方云层薄,呈现出深浅不一的灰色色块。而在这天底下,却是一篇苍绿,像是一张巨大的绿毯,在这绿毯中间,还有规则的黄色的褐色的方块“花纹”,那是油菜花地和深色的草甸。这眼前的场景仿佛就是一幅世界名画,用色大胆,线条温柔细腻。换一个方向再看远处,居然像一幅加了冷色滤镜的相片。远处的山成深色的藏青蓝,天上的云也都朝着那山尖聚集,好像那山尖有什么法师做法吸引它们一样。

这一面的景色,更像是一张冷峻风格的大片,风起云涌下的片刻宁静,是否预示着暴风雨的来临?

看到远处的微微霞光了吗?我总觉得我跟莫高窟的乐尊和尚一样,看到了我佛圣光

往上继续爬,刚才那幅冷峻的照片又不见了,因为站得更高,看得就更远,原来刚才没看到的是那山脚下还有更大片的油菜花地,油菜花地的后面就是我们昨晚住宿的八宝镇,隐约可见小镇上的房屋,还有伴着清晨晨雾的聊聊炊烟,宛如我们寻了多年的世外桃源一般。

这画面,不能用美来形容,用静似乎更恰当。

冷色滤镜下的卓尔山

终于到了卓尔山的顶端,有一座塔楼,登上塔楼,视野更加开阔,我依稀还可看见远处的丹霞地貌,红色的山脊为眼前的画面又增添了一抹颜色,而这增添的一抹红并不显得突兀,反而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显得无比的和谐,大自然所创造的这些色彩搭配,我想是这世界上任何一位伟大的艺术家都望尘莫及的。

站在卓尔山顶视野极度开阔,四周没有任何遮拦,山对面是一山尽览四季景色的牛心山,左右两侧分别是拉洞峡和白杨沟风景区,背面是连绵起伏的祁连山,山脚下滔滔八宝河像一条白色的哈达环绕在县城周边。处处美景,宛如仙境,令人心旷神怡。

天地苍茫,此情此景之下,再回忆过往,只能一句“曾经不值得”

从塔楼顶端的小口看出去

我决定从山的另一边下去,路过一景,名为“情人坡”, 传说宗姆玛釉玛原为一龙界公主,一次偶然的邂逅,使她深深爱上了守护这里的山神——英武非凡的的阿咪东素,甘愿冒犯天规,冲破阻碍,选择留在人间,与阿咪东素隔河相望,不离不弃,默默守候在八宝河两岸,共同护佑着祁连的山山水水。

但凡传说,都与爱情有关,爱是人类千千万万年得以延续的纽带,因为心中有爱,我们才能看见这世间所有的美好,因为有爱,我们才能看见这自然万物生生不息的生命流淌。卓尔山,恐怕也是因为爱,它才变得如此的与众不同吧!

情人坡,远处的黄色田地像是被子上打的补丁,文艺范十足

十年后,我第一次如此不带任何偏见地区欣赏这里的一草一木,很美

因为流连忘返,导致误了下山的时间,司机师傅有些不耐烦了,一路上开足马力,往本次旅途的终点,亦是起点——西宁飞驰而去。

到达西宁已是下午六点了,天光依然大亮,但是远处的乌云提示着我可能有一场大雨的侵袭。十年前在西宁我已领教过西宁阴晴不定的天气,它可以十分钟前风雨大作,十分钟后艳阳高照,没想到十年后,它依然将它最善变的一面展现给我看。我定了一家五四西路上的酒店,因为当年五四西路就是我的“根据地”,我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走过了那些青春的岁月,为了与十年前的自己和解,我决定用这种方式来告别。


稍作休整,我走出酒店,沿着五四西路向前走,我的记忆没错的话,前面将路过一家西餐店,店名已经忘记了,但是我还记得它那看起来高档大气的外观,当年的我无数次地路过它,无数次的想象自己优雅地在里面吃牛排的场景,可惜,我似乎没有看到它的存在了,也是,十年都过去了,它似乎没有理由可以坚持那么久;再往前,应该是邮政储蓄的大厅,我还记得那是一栋黄色墙面的大楼,配着邮政储蓄的绿招牌,格外扎眼。

那年,我最爱在这里买各种杂志,从《女友》校园版一直买到《三联》,它见证了我一步步从天真少女变得老气横秋的过程,或者,也可以叫,成长?再往前,就是师大北苑的大门了,我们迎来送往,笑他人痴,骂他人颠,讽他人蠢,到头来,伤人一千,自损八百。那时年轻气盛,心高气傲,不屑与其为伍,沧海桑田,白云苍狗,此时自己又比别人高贵到哪里去呢?

十年前很少车流的五四西路,十年后也有了堵车

师大对面是一条巷子,十年前我们叫它学府巷,巷口的一边是中国工商银行,往里走是各种小吃,兰州拉面、粥店,杭州小笼包,麻辣烫,我一一寻了去,杭州小笼包和麻辣烫居然还在,而且连门脸都没有更换,犹记十年前,多少个雪花飘飘的早晨,这家小笼包店门口蒸汽腾腾,数它人气最高,每个人拿着钱伸着手,巴不得老板赶快接下自己的钱,好在冰天雪地里赶快换来一笼烫手的小笼包,那些个寒冷的清晨,是小笼包温暖了我冰凉的胃。

招牌是新换的,可是样式一如既往,青海味儿的杭州小笼包

再往前些,应该有一个网吧的,我人生中的第一个通宵便是贡献给了此处。那是一个非常郁闷的下午,我没有认识到人心的险恶,或者说是我轻易地相信了别人,又或者是我的格格不入招惹到了一些人,所以一个巨大的坑依然挖好,等着我跳进去,虽然明知道是个坑,我依然勇敢地跳了进去,后果是向所有人证明了我的勇敢,同时也把自己与其他所有人推得远远的,幸好,彼时还有两三好友,陪我在那人生唯一的一次包夜中让我真正地感受到了友情的伟大。

事实证明,我看人的眼光一点都不差,那两三好友至今仍是我通讯录中“最亲的人”,而当年那些挖坑让我跳的人,早已失联很久了。我记得这条巷子到头就是师大的南苑,可是眼前的一片荒芜让我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原来,南苑已然拆迁,搬到了郊区的大学城,而原先的南苑,已经被铲平,成为了一条宽阔的马路。我哑然失笑,罢了罢了,那些爱恨过往,就随着这挖掘机一起被铲平吧,有科学证明说人每过七年身上的细胞就会更新换代,那么,十年都过去了,不管是景还是人,都应该更新换代了,你看,眼前的这一切不是就证明了,要想推到,这需要一台推土机吗?

第二天,伴着清晨的雨露,我踏上了返程的高铁,十年前我走的时候,咬着后槽牙说:“青海,再也不见!”,十年后,看着车窗外随着列车飞驰而快速后退的景致,我默默地向它告别:“青海,再见!”

1.自助互联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自助互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自助互联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自助互联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自助互联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