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共同的旅途(1)你叔永远是你叔

字号+作者:铁路小可爱 来源: 2020-03-25 21:51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上了个离家远的大学,于是每次从南到北从北向南的旅途长而又长,火车、飞机、地铁、公交各种交通工具趁机体验个遍。旅途中遇见很多有趣的、热心的、或者启'...

上了个离家远的大学,于是每次从南到北从北向南的旅途长而又长,火车、飞机、地铁、公交各种交通工具趁机体验个遍。旅途中遇见很多有趣的、热心的、或者启发到我的人,但大多只是匆匆一面。我觉得还是用文字记录下来比较好,不然记忆就这样慢慢淡掉消失不见。

这次寒假从东北回家,很幸运地错开了春运高峰,抢到了平时难得一见的卧铺票,下铺自然是没我的份儿,毕竟年轻强壮如我嘛!但是能抽到中间层的位置,我着实高兴!虽然爬上爬下麻烦一丢丢,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不会被踩出猪叫,也不至于因为太高,一不小心掉下来屁股摔成八瓣儿,总之火车售票员爸爸是善良的爸爸!

不过这次K字头中铺和Z/T字头还是有些区别滴!主要是上爬的脚蹬子不同,K记在床尾的配置了小梯子,需要爬到一半时,灵巧地跪到床位上,再像小孩子钻山洞一样钻进去才能成功,这个有一定的难度系数;Z/T字小火车的设计比较聪明,在侧面有折叠式的脚垫,左右交替噔噔就上去啦!之前与小Z/T比较熟,面对K记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还好对床大叔掂着肚子翘着手指地指导,这才顺利抵达。

一墙之隔的大哥就没那摩轻松,大叔大婶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亲自示范加上手把手教学才成功。

为啥说你叔永远是你叔呢?因为这趟长达25小时的旅程里,叔的教诲贯穿始终,让我虽然昏昏欲睡还是记忆深刻。

从爬梯子开始,熟:“你说这小伙子啊,还是缺乏生活经验,我都这么大岁数,爬这床铺还不嗖嗖的,咋能爬不上去呢?”

审儿:“可不是咋地,就是上铺,我这胳膊腿上去也不费劲儿。”

熟:“还是脑子不好使,不是块头大的原因。

审儿:“没准儿,要不咋能过年的日子还看错,人家谁不今年把来年的日子记得明掰的~”

熟:“没错吧,就这么回事儿,生活历练少,来回老坐飞机舒服惯了;脑子又不好使,看个日子都能看差一年去,这老婆估计也得多看着点儿,不然呀~”

大哥悄无言,唯有下车时不住地道谢:“谢谢熟和审儿,要不我都睡不上安稳觉!”

熟:“哎不客气,你要相信社会上还是好人多!”

接下来矛头一转对准了我。

熟道:“姑娘啊,刚放寒假呀?这么晚才回家过年,学得啥专业呀?”

小胖友我老老实实回答:“水文地质方面的,就是水利和环境都学一学。”

熟:“姑娘啊,熟实话跟你说,我呢是过来人,你这个专业,以后挣不了啥钱,乘早换个专业学学金融,要不老得上山里;或者赶紧考个公务员儿,女孩子还是坐坐办公室安稳,多好!”

“哎,我再念念研究生,看看路子是不是广一点。”

“你这专业呀,实话说,念研究生最好还是能转则转~”

“嘻嘻我能养活自己就满足辣!”

多亏这时楼顶小哥接上了熟的话茬:“熟这话你可说差了~”胖友我得以暗笑抽身

不一会儿绿皮小车晃悠到了山东,齐鲁大地是好地方啊,养育出我美丽高大的同学们!要下车的鲁地小姐姐却犯了愁,书包不堪满当当的行李而石榴般炸开,东西散落一地不说,拉链两条坚决要当陌路人。

熟和审儿再度发挥聪明才智和热心肠,用剪刀戳破书包面,穿进我贡献出的小头绳儿,愣是把咧开的大嘴缝合上了。二人再度在“谢谢熟和审儿!”的告别声中面露红光,深深陶醉。“要不我说社会上还是好人多!”

铁轨继续蜿蜒前行,拐入了江苏境地。列车员却推来了香醇的草原奶贝和甜眯眯的蓝莓李果,热心的熟与卖货小哥交涉一番,以20块5包的价格拿下奶贝子,再大方分给同路人,“也不贵,买着玩儿呗~”

吃完小零嘴,熟不再悠闲地与人闲聊,也开始收拾行李,披上毛呢外套,套上长围巾,再打个电话给有出息的儿子儿媳:“喂,我要到啦,过会再来接就成,来得及!”

“你说啥,车没电了?知道我来咋不早点充上电!兔崽子白养你了。

。。” 说着熟独自拖着箱子走向车厢连接处。

”大叔再见,路上小心!“深蒙熟照顾一路的我们与他挥手告别。

“哎好好,再见再见,一路顺风,熟到站啦,走咯~” 他刚沉下的脸又苹果似的红润起来,可能是 被夕阳的霞光温暖了吧!

1.自助互联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自助互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自助互联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自助互联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自助互联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