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丨行道迟迟

字号+作者:铁路小可爱 来源: 2020-03-27 00:34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重走丞相北伐路之天水,借道宝鸡Dedicate to the possibility that is now impossible.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

重走丞相北伐路之天水,借道宝鸡

Dedicate to the possibility that is now impossible.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时间:2019.10.01~2019.10.02 国庆节

地点:宝鸡(从成都出发去天水,借道宝鸡)

BGM:Summer Wine —— Nancy Sinatra / Lee Hazlewood

Overture

上一次端午节的时候来宝鸡,主要心系凤翔和岐山五丈原,宝鸡市只在傍晚的渭河边还有来去匆匆的公交车上一闪而过。

于是这一次去天水,借道宝鸡,那就在宝鸡多停留一天,为了青铜器博物院,为了宝鸡的各种面食,为了渭水畔遥远的秦岭山脉。

暗度陈仓

选择高铁出发,还是要先从成都到西安,再一次感激西成高铁线的便捷!

在伟大祖国生日这天,再次启程。

高铁也换上了国庆节版特供装扮,高铁票也是国庆节特别版的呢。

国庆节出门抢火车票也是很紧张刺激的,从西安出发到宝鸡的车票只能买到将近下午三点的了,要在西安北站晃荡将近三个小时。

傍边的袁记肉夹馍吃顿午餐,去拍一拍西安北站广场前的国庆节特供版的花篮。

西安在下雨。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矣。

从西安北站到宝鸡南站,约莫一小时而已,渭水畔的秦岭山脉呀,又可复见兮。

再去渭河公园走一走,发现了藏在树后面的宝鸡市图书馆。

可是秋天里的渭河滨却望不见远处的秦岭了,或许是因为下过雨,远山掩在云雨中了。

行道迟迟,莫知我哀!

金台观
金台观位于宝鸡市区北部的陵源上,始建于元末明初,为明代辽东道人张三丰修道处。金台观现存建筑分中院和东、西偏院三部分。主要建筑和道教古迹有玉皇阁、三清殿、吕祖殿、慈航殿、八卦亭、圣母洞、三丰洞、药王洞、朝阳洞等。

观内有高台一座,登台可俯视全市。

在宝鸡火车站背后,那里有座山,山上有座庙,那座庙名字叫金台观,据说是那年张三丰修道之处。

跟着导航走,一直是上坡路,穿过有些窄的小街道,一抬头便看到立在高处的金台观,可谓雄伟之至。

本着节假日出行宜早避人群的原则,八点多就到了。

门前广场还有半山腰的平台上,有很多来晨练的人们,在道观门前,都是仙风道骨的装束,或练太极或舞剑的。也因为来的太早,金台观还未开门,就在门口小坐,顺便围观打太极师父的风骨。

在道观大门旁还有一处抗战时期留下的碉堡遗址。

终于等到开门了,依山势而建之道观,进门之后依旧是因山势而上行,走过道观常见的神殿之后,见到的三丰洞等窑洞式的建筑,这是本南方人第一次这样形制的建筑,印象极深。

金台观之游客照

沿着三叠崖一圈的窑洞式建筑。

道可道,非常道。

上善若水。

忽地想起那年追仙剑三的我们一起假正经的研究《道德经》的日子,一晃十载已过矣。

中国青铜器博物院

上一次来宝鸡因为时间不够没去成的青铜博物院呀,让我记挂了小半年。

这一次,留出半天时间只为一睹前人之风采。

在公交车站附近的原来宝鸡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上次吃过就念念不忘的臊子面,还尝了扯面,还有白水粽子,宝鸡的面食非常可口,我这个没那么喜爱面食的人也吃得不亦乐乎。

凭身份证领票,国庆节时候出太阳的下午还是很热的,正好逛博物馆呀!

这种称作博物院的地方,是可以逛到广播播报即将清馆的时间才出去的。

想起马伯庸在《重走诸葛亮北伐路》里说,三国时期那点事情,在宝鸡的历史书里,就只是匆匆几行而已。在青铜器博物院里的我也有如此之叹。

泱泱华夏,礼仪之邦,钟鸣鼎食,繁盛之至。

中华石鼓园

在中午下车之时就远远地看见山顶上的石鼓阁,待参观完青铜博物院之后便去去访山顶上的石鼓阁。

石鼓(Shi-ku,Stone Drum)又称陈仓石鼓,中国九大镇国之宝之一,大秦帝国的“东方红”。被康有为誉为“中华第一古物”。627年发现于凤翔府陈仓境内的陈仓山(今陕西省宝鸡市石鼓山)。
石鼓共十只,高二尺,直径一尺多,形象鼓而上细下粗顶微圆(实为碣状),十个花岗岩材质的石鼓每个重约一吨,在每个石鼓上面都镌刻 “石鼓文”(大篆),因铭文中多言渔猎之事,故又称它为 《猎碣》 。
石鼓文记述了秦始皇统一前一段为后人所不知的历史,是中国最早的石刻诗文,乃篆书之祖。自明清以来,一字抵万金,创下中国文物史上的奇迹。
韩愈著有《石鼓歌》,其真品藏于故宫博物院石鼓馆,而石鼓发现地宝鸡有中华石鼓园、石鼓阁。

傍晚时候的石鼓阁已经闭门,便无缘入内,只能仰其外观。

毕竟是国庆节假期,石鼓阁门前的大广场上还有很多游人。

还遇到有人在石鼓阁阶梯之上演奏尺八,尺八耶!几年前知道这个乐器,这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在演奏尺八,激动的我眉飞色舞的,但又羞于搭讪,假装拍照悄悄在一旁听完一曲。或许是天色渐晚,或许是演奏之人兴致已尽,或许是他觉得已经无人聆听欣赏,曲毕,便离开了。

秦文化广场,秦人之路,一面巨大的浮雕墙,把秦人的故事缓缓道来。

非子养马,东进之路,雍城建都,穆公称霸,商鞅变法,秦公耀武,始皇加冕。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

西有大秦,如日方升。

陈仓老街

本来打算到陈仓老街觅食的。可是,似乎有些不尽人意。

不过等到了华灯初上昼夜交替的时刻,在不远处的廊桥可以看到开了灯的石鼓阁还有青铜博物院。

宝鸡的锅盔和素日里在西南地区见到的锅盔不一样诶!宝鸡的锅盔是那种很大很厚的一个,而且没有那么多油,面依旧很香很劲道。

又回到了原来宝鸡吃晚餐,再夸赞一番宝鸡的面食,人间美味。

Epilogue

这一次,来时雨霏霏。在渭水河畔未见到那秦岭,竟也是些许悲伤。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同一路公交,同一座桥。四时不同,而景色异矣。

从宝鸡出发去天水了,又在飘雨。关山度若飞。

祁山堡、木门道、街亭诔。

雨后山里雾茫茫。

六出祁山,开头街亭结尾五丈原。

从结尾,向着开头出发。

终于,在这离开的清晨,远远地又得以复见秦岭。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The possibility that is now impossible.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曾经有一个国庆节我们曾经计划着从成都出发的重走丞相北伐路,拜过成都武侯祠,穿过剑门关,再往勉县定军山下看望先生,最终奔向旧都长安。

而今又一个国庆节,那时计划的那一路,我已经独自走完。这一个国庆节,我走的是另外一条原本从未出现在我计划里的道。

The possibility that is now impossible.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或许,我始终都不是一个有趣的同伴吧。

那便作罢。

重走丞相北伐路系列

01. 成都丨月与灯依旧 https://www.douban.com/note/738740987/

02. 广元丨千里不留行 https://www.douban.com/note/741332758/

03. 勉县丨繁花落尽君辞去 https://www.douban.com/note/751486264/

04. 西安丨伤心秦汉经行处 https://www.douban.com/note/751863631/

05. 宝鸡丨君问归期未有期https://www.douban.com/note/752428222/

1.自助互联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自助互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自助互联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自助互联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自助互联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