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有这么多人,过着和李子柒一样的生活

字号+作者:铁路小可爱 来源: 2020-05-12 00:03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这是2017年的秋天,曾经在鹿港https://www.douban.com/note/756455218/文中提过我和阿思未来一定会相见,于是没有过了多久,她就来大陆了!拖着她满满一箱的行'...

这是2017年的秋天,曾经在鹿港https://www.douban.com/note/756455218/文中提过我和阿思未来一定会相见,于是没有过了多久,她就来大陆了!拖着她满满一箱的行李和器皿,她说因为第一次来大陆所以很紧张,想要用器皿来「贿赂」一下大家。我在黄山的车站那里等她,因为我们第一站计划先去登山。其实说实话,我自己在国内几乎都没有去登过那些很有名的山。所以这次算多年来的第一次了。

阿思刚到黄山的那天晚上就说想吃顿大的,虽然她已经到大陆好几天了,但是因为都是只身一人也不知道去吃什么好于是吃了几天麦当劳><看样子完全还没有领略到美食,于是我们就去黄山的一家当地土菜馆爽爽的点了一桌菜给她接风洗尘。阿思不经感叹,「终于吃了第一顿正餐了」。

阿思的第一顿正餐

第二天我们上了黄山,其实我们一共登了两天山,因为我们在黄山峰顶定了一家青旅,于是几乎把所有的峰都爬了。

感觉自己真的是用尽力气,等结束了两天的登山之旅后我们到安徽的一个村子的青旅里互相踩腿,两个人的惨叫声至今都还印象深刻。但其实总得说来,黄山真的很壮观,中国古文里那些先人们描写的登山的感觉真的很契合这样的过程,不过黄山真的很高,登到一半的时候往下望去腿真的会哆嗦。其实途中多次我已经叫嚣要放弃,阿思就连蒙带骗用各种她以前打工度假的有趣故事来引诱我多爬一点,甚至还去黄山上买那种八块一根的天价黄瓜来刺激我。

还记得某个午后我们登到某座峰峰顶,那时候往下望去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大片一大片的云海。

黄山的云海

我是个嗅觉很灵敏的人,时常可以从空气的味道来判别现在的季节还有每一天的时刻,还有不同的自然景观是什么样的味道。

云海是一种冰冰凉凉的感觉,尤其是在夏天,炎热的粘腻感永远像是贴在皮肤上,但是云海它又不像风,反倒是一种凉酥酥的渗进皮肤的一种物质,像是有一种魔力可以瞬间让因为炎热而躁动的心平静下来。我至今为止一共见到过三次让我印象深刻的云海,一次是在日本的富士山上,一次是在松阳的山顶民宿,还有一次就是这里。

黄山的感觉至今都让我印象很深刻,在登山的过程中永远都会有人在我疲惫想放弃的时候鼓励我,还有那些让人心疼的靠抬轿挣钱的无法辛苦的抬轿工作者,那个傍晚我们走到峰顶背后望去的泛蓝的天空,凉爽的风,还有遇见过的旅人们。

傍晚的黄山

离开黄山后我们去到婺源,在一个很古朴的村子里度过了几天很与世隔绝的生活。

我们用以前人用的推磨机推豆子(现在竟然还有人在使用),吃着村里的奶奶刚摘下来的无比小的奇异果,还有一条很干净的小河流淌过家门前,穿过那些古村落的巷子,有一棵一千多年的老树,十分粗壮,上面挂满了人们的祈愿,大概是希望老树能保佑大家安康。

婺源的古村落

采莲子

shansh

山中的泉水

最后我们才到了这次行程最重要的地方,景德镇。

这也是阿思这次来的很大的一个目的,她通过朋友认识了景德镇的一个陶艺老师打算来和他学习并且和景德镇的手工艺人们切磋一下陶艺。我说感觉你好像以前唐朝时候日本过来取经的那种僧人喔。原本没有抱着多大的期待来到景德镇这个地方,结果没想到却完全是意料之外的欣喜。

刚下景德镇的车站时候就很多司机来拉客,天气很炎热的午后,我们想着赶紧穿过这些人流去到订好的民宿。景德镇市区的交通很乱,我还记得有一天傍晚我们怎么都叫不到车回去,于是最后只好坐那种摩托车三贴,穿过马路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红绿灯,所有车都很快速得从旁边闯过去,当时完全把阿思给吓坏了。

于是呆了两天我们俩决定下到它的村落里去看看,记得那个村落叫三宝村。

工作室门口

我们当时租了两台脚踏车打算直接骑着逛那个小镇。镇很小也很安静,午后的阳光下街道两边都有很多枝繁叶茂的大树,一片绿色的感觉。街道边很多各种各样的陶艺工作室,看着都不像是批量生产的样子。

每一个工作室都有自己的风格,我们把车子停在路边,打算一家家逛过去。有一家店它的门口好像有树的枝条生长出来,走进店里摆着很多刚拉好胚的器皿,一些成品也摆在旁边的架子上。

工作室内部

当时工作室的李徐老师正在设计器皿的图案,然后他就和我们聊天。后来请我们到他工作室的后面喝茶,他看着像是沉浸艺术世界很久已经不再需要踏入俗世的感觉,但没想到他并不是景德镇人。

他说大学刚毕业后就背着包走遍了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最后路过了这里便决定留下来学习并且深造陶艺。而且他自己的设计是很独一无二的,他把自己心里所有对尘世放下的念头都用笔绘成图案刻画在器皿上了。总觉得谈话的时候就可以感受到一个已经慢下来的人是怎么感受生活和生命的。

我们在他的工作室喝茶聊了很久,然后到了午饭点的时候他很好心地邀请我们去吃饭。

那家工作室隔壁的饭馆所有盛食物的器皿也都是柴烧出来的,不禁感叹,连吃饭在景德镇都变成一件那么有艺术感的事了。

后来我们骑了大概半小时的车到三宝村里面。阿思说,很多国外的艺术工作者会到三宝村来,住在这种百年古宅里和外界隔绝一段时日潜心创作,不断地在一个更安静又有自然韵味的地方汲取灵感。

连我自己住在中国都很少能够发现这样美妙的地方,感觉有点遗憾,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美好的地方自己没有去探索。那些古宅大都建在一座大山的前面,里面是像很早的老房子那样有一个大大的庭院,有老人在院子里洗衣服,庭院里还晾晒着一些艺术工作者扎染的布料。我感觉自己踏进院子的那一刻就穿越了,庭院的路面有些不平,但是却像是路面最原始的样子。院子的柱子都是古人雕刻留下的图案和绘画,整个房子是四合院那样的构造,二楼的阳台成环状。

这个房子的主人再将古房子进行翻修,里面设计得十分有艺术的气息。有时候真的会感叹一些国外的友人们真的很会发现这样美好又隐蔽的去处。

依树林而建的房子

laowu

庭院

由于下午阿思要去见她的陶艺老师,所以我们也没有久留。

但我总是想着那个地方,阿思说,这么喜欢的话下次就来这里待一段时间学学艺术也不错啊。

我们回到景德镇,下午在景德镇的大学门口等阿思的老师大志。大志开着电动车来接我们,不过这次无法三贴了,于是我们走在他车后面,不知怎么七弯八拐得来到了大志的家。他的房子设计得也十分的精妙!明明就是在景德镇的市里,但是完全就是与世隔绝的感觉。他的家就是他和他女朋友(现在已经结婚啦)的工作室,因为他的工作日常是做陶器,所以要劈柴做坑烧,于是通风性要非常强。

所以他们家没有阳台也没有窗户,直接外面对着就是大片的田野和大山。大志家里所有的家具都是他自己做的,他的女朋友栗子是做布料的缝纫,所以他们家的设计都是全世界都买不到的因为都是他们俩自己做的!因为他的房子也在景德镇不算很中心的地方,记得一年的房租也只要几千块十分的便宜,但是他们却把日子过成了诗。

大志的家

我说,这么美的地方你们都能发现,实在太了不起了!大志说:「但是这对他们来说还是不够隐蔽,他们已经过不久决定彻底搬家到大山里去住了」。

他们家还有一只很聪明,我第一次见到那么聪明的猫。大志日常工作就是会去山上劈柴然后挑拣最优质的柴回来烧制做器皿,每周六再把做好的器皿拿到景德镇的周末市集去卖,栗子做的布料也会一起拿去卖。他们在景德镇上还开了一家很有艺术感的店专门卖他们的作品,店名叫「见栗子」。大概是前几年在大志的朋友圈发现他们终于结婚了,也才知道他们原来认识了第十年结的婚。他们的日常很简单很温存,但是是很多人都很难静下心去拥有的那种幸福。

房子的对面就是大山

栗子的工作室

后来阿思就呆在他家里学了十几天的陶器,每天她都有学到很多不同的烧制新技术。

后来我去澳洲后她还有回来景德镇,那里大概不仅有艺术,还有很多现在快餐社会下人们难以维系却那么想要捕捉到的那些、平凡的幸福吧。

我总念着那个世外桃源的地方。午后恍惚闯进的古代般的庭院,一些被阳光铺满的工作室里潜心研究艺术的工作者,还有周末的市集。

这样的地方,总觉得或许才是人类获取幸福和平静的终点。

1.自助互联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自助互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自助互联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自助互联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自助互联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