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图加特啤酒节与德国十月的美酒

字号+作者:铁路小可爱 来源: 2020-05-19 22:33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17年的旧作 到了每年九月末十月初的时候,在国内说起德国,人们的第一反应恐怕就是慕尼黑啤酒节了。大棚、美酒、香肠、烧鸡、猪肘,还有每年都会到场的南部'...

17年的旧作

到了每年九月末十月初的时候,在国内说起德国,人们的第一反应恐怕就是慕尼黑啤酒节了。大棚、美酒、香肠、烧鸡、猪肘,还有每年都会到场的南部某著名球队。不过今年的十月,这只球队却不幸处于动荡之中,和欢脱的气氛格格不入。

去年十月,我倒恰好在德国巴符州的Karlsruhe,不过慕尼黑啤酒节倒真是不敢去,宾馆也订不到,大棚想来也不可能挤进去,德铁的ICE无论价格还是速度,都远不如复兴号诱人,想一天打来回,也是无望。

幸运的是州内的斯图加特也有啤酒节,名声没那么响,资源也没那么紧张,气氛到同样不错,本地人的比例也高一些。买张州票,在家门口的小镇车站坐着慢车就可以晃晃悠悠地出发了。

上午的火车上,已经有了不少穿着传统服装,一看就是赶赴啤酒节的人了。我倒是不急,先去路德维希宫和保时捷及宝马博物馆转了转,待到太阳彻底隐没在地平线下,才悠悠然地逛到啤酒节的场地。

啤酒节的现场在一处游乐园里,几座大棚散布在摩天轮、海盗船、跳楼机等等之间,到处是拿着啤酒四处游荡的人们,间或有喝高的家伙又唱又跳,高声呼喊。

穿插在场地间的小摊位则卖了小食,德国的第一零食——咖喱香肠则每个摊位都必不可少的。

斯图加特的啤酒节虽然不及慕尼黑的名扬四海,火爆程度却也超过了我的预期,几乎所有大棚都挂出了座满谢客的标志。不过逛了两圈,还是找了个大棚,趁小哥不注意溜了进去,座位自然是找不到的,但站着点1L啤酒,呼吸下欢乐的空气,还是毫无障碍的。

德国人是颇为讲究服饰上的仪式感的,去狂欢节必须装扮起来,而去啤酒节,男性必须穿上格子衬衫、吊带裤,女性则是敞口领、束腰、带着精美花边的裙装。

一进大棚就看到一排排长桌边座满了穿着上述服饰的男女,或举杯,或谈笑,或高歌,或大笑着敲击桌面(德国人类似鼓掌的表达赞誉的方式)。

大棚的中央舞台上,则有着激情四射的音乐表演,表演到高潮处,人们纷纷站上椅子,面对面跳起舞来。也许真是德货品质精良(我的生活经验告诉我,其实未必如此),他们倒也不担心把椅子震塌了。

在大棚里举着杯子走动,碰杯和闲聊,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不过,说来无语也好笑,那天和我聊得最high的,倒是两个新纳粹。那两个家伙教我喊white power和行纳粹礼,不过他们行礼的时候,倒是手一直举着左右晃动,看起来像挥手状。不知道是不是方便逃脱德国相关法律的追究,反正那天没警察找他们什么麻烦就是了。

不过,我作为一个黄种人,明明应该是他们灭绝或者至少是赶走的对象,为什么让他们感到这么亲切,我就真想不明白了。难道真是,中国某“元首”的粉丝特别多已经世界闻名了?毕竟,彼得·海斯勒(何伟)也在他的《江城》里讲,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理解并且崇拜纳粹的那位领导人。

不管怎么说,这局面看着不怎么靠谱,于是喝完一杯1L的啤酒,我还是老老实实地“风紧扯呼”,借口要赶火车,先行离开了。Stuttgart HBF 的月台上也是一样的啤酒和欢笑,列车也是如此离开的这座城市。

回想起来,我手机上还有这两个二货的照片,不得不说,就凭这两位莫名其妙的,新纳粹怕是没指望了。

仔细想来,啤酒节还是一门非常非常赚钱的生意。在斯图加特的大棚里,1L的啤酒可以卖到10欧元,慕尼黑的大棚还能再贵上两三个欧元,而一般餐馆里这样一杯,七八欧也可以拿下了,而超市里买两瓶啤酒,怕是连两欧都不用。

更为关键的是,大棚里的厕所也得50欧分一次,这倒是德国的常见价格,但那时啤酒大棚啊,一升一升地这么灌下去,50欧分怕是也得不停地“六朝旧事随流水”了吧。看,通往厕所的路上熙熙攘攘的人流。

相对而言,各酒厂推出啤酒节特别款就亲民多了,包装独特,口味别致。

比如这款被我忘了品牌的啤酒的十月特别款就穿上了德国的传统服装。

而到了十月底,所有尚未售出的特别款都开始打折清货,连价格都变得特别可爱了。比如柏龙的特别款,十月底,在Karlsruhe的超市里卖到了六欧元,六瓶酒还送一个毛毡包,我还把包背上了瑞士的雪山。

除了啤酒,德国的十月还是新酒(Jungwein)上市的季节。新采摘的葡萄,经过简单的发酵,装入酒瓶,盖子也不密封,在超市的冷柜里售卖,一瓶750ml也就两三欧。

浑浊的酒体冒着气泡,甜滋滋的,相当讨喜。

欢迎关注本人的公众号:卷卷和他的朋友们

1.自助互联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自助互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自助互联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自助互联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自助互联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