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在等人的时候老下去的

字号+作者:铁路小可爱 来源: 2020-05-20 18:45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2016初秋,认识十几年的忘年交老友来贵州旅行,带她游览天星桥银链坠潭瀑布时,我们突发奇想,约定第二年一起到乌镇去看木心。关于木心,许多人都在谈,在读,在追'...

2016初秋,认识十几年的忘年交老友来贵州旅行,带她游览天星桥银链坠潭瀑布时,我们突发奇想,约定第二年一起到乌镇去看木心。

关于木心,许多人都在谈,在读,在追寻他曾经的足迹。老友的儿子和他老婆就是木心的粉丝,小两口在美国旅行时还特意去朝拜木心居住过的房子。

后来,老友在他们的影响下开始读木心的书,并在一次偶然的聊天中推荐给我,那时我对木心一无所知。

定下行程后的第二年六月,父亲病危,开始了长达一年的住院治疗。到了2018年,老友爱人接受心脏手术,她自然无法成行。那年年末,我们通电话谈及此事,她说别等我了,你先去吧。

休了年假,于初冬独自来到乌镇。我一向喜欢在冬季出游,虽然冷,且景色多少打了折扣,但毕竟人少,行动自由。另外就是此刻正值国外圣诞和新年假期,此时出行不用特别记挂那些无休止的未读邮件。

单说木心美术馆吧,它和木心故居是我此次来乌镇的唯一理由。抵达前,我一直以为国内最美的是苏州博物馆,因为太爱贝聿铭的几何设计了,而当我看到沉静坐落在元宝湖上木心美术馆时,那种几何相交的美感似曾相似,不愧是贝聿铭弟子的作品,师承了大师的经典风格。

如果说苏博是国内最美的博物馆,那这里不愧是国内最美的美术馆,虽然说审美是很主观的东西,但就我而言这的确是毋庸置疑的。整个美术馆是以石材体现的极简造型,倔强且气度不凡。由于是冬季,参观者很少,大多是像我这样单独到访的人,所以美术馆里特别安静。

我一向以为,无论是博物馆还是美术馆,它们的基调本该是宁静,这样才能心无旁骛地思考和遐想。

在艺术方面,我一直比较喜欢后印象主义和主题不晦涩的现代主义作品,木心的画作并不是最能打动我的风格。但我同时认为,艺术欣赏应该是极端私人化而没有标准定义的,人与人之间出现争议太正常不过,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不同的个体,喜欢同一类型无可厚非,但如果非要对每件事物都表现出高度一致的好恶,未免更加诡异。

作品名称:晴风

作品名称:战争前夜

那晚灯火摇曳的乌镇,我在一个小店里给老友的儿子和媳妇写明信片:“谢谢你们让我认识木心,谢谢你们让我来到这里。”虽然我不爱读他的《文学回忆录》,虽然我并不着迷于他的绘画,但我无比欣赏他的人生态度和执著坚持,他身上有一种让人沉静下来的奇特力量,正因如此,木心美术馆之旅时常在我回忆里苏醒,因为那一天过得特别宁静,特别幸福。

休息区背后墙上是木心在狱中写的蝇头小楷

另一休息区侧面是木心的部分藏书

最近读完木心的《云雀叫了一整天》,第一次读他的诗歌,无比热爱。那些诗句似乎恰好踩中心里某个部分,引发过往之回首、悲哀、甜蜜,又或是静悄悄什么都不用做。我词拙,再加忐忑,根本无力写下什么心得,诗句里所传递的感觉,依稀就在身边,却又转瞬即逝。文学本是文字的组合游戏,有些人组合得好,出来的诗歌文章令人过目难忘,然而这却并非人人学得会的本领。

既然写不出,就放在心里好了,木心本来就不喜欢别人写他。

我的老友至今还未去乌镇探访木心美术馆,去年她升级当了奶奶,今年又遇新冠疫情,她说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出门了。有些事如果特别想做,只要条件允许就一定要尽快实现,千万别给余生留下太多本可以避免的遗憾,木心不也说:

“人是在等人的时候老下去的”。

1.自助互联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自助互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自助互联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自助互联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自助互联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